歷史虛無主義的思想認識基礎、理論本質及其批判

來源: 《馬克思主義理論學科研究》時間: 2022-01-05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對歷史虛無主義的批判。2021年2月20日,習近平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再次強調:“要旗幟鮮明反對歷史虛無主義,加強思想引導和理論辨析,澄清對黨史上一些重大歷史問題的模糊認識和片面理解,更好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睔v史虛無主義在不同的語境中有著不同的含義。社會主義國家泛起的歷史虛無主義,特指這樣一種政治歷史思潮:它通過丑化污蔑共產黨的卓越領袖、革命先烈、英雄模范,通過歪曲貶損黨領導人民創造的光輝歷史,動搖共產黨的執政地位,否定國家的社會主義制度。歷史虛無主義由來已久,有著十分復雜的表現和嚴重危害,其思想認識基礎是歷史唯心論、價值虛無論,其慣用手法是采用含沙射影、移花接木、牽強附會、戲說調侃等方式,將宏大的歷史敘事肢解、碎片化、泛娛樂化,用支流沖淡主流,用枝節取代主題,割斷歷史的主線,割裂歷史的邏輯,宣揚現象化、表象化的歷史觀。運用馬克思主義理論和方法,特別是唯物史觀的理論和方法,批判歷史虛無主義的思想認識基礎,揭露其實質與危害,有助于我們分清正誤、明辨是非,增強批判和抵制歷史虛無主義的自覺性和堅定性。

  01 歷史虛無主義思想認識基礎及理論表現與危害

  歷史虛無主義的一個重要認識來源是認為歷史是由個體書寫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取向、政治訴求和情感偏好,因此,書寫出來的歷史不可避免地帶有作者一定的主觀色彩。受社會條件、自身閱歷、研究能力等因素的制約,每個人了解的只是歷史的局部,掌握的是歷史的細節,描寫的是歷史的側面,而非歷史的整體、面貌與全景。面對同一歷史、同一事件、同一人物,不同人的描述往往存在顯著的差異和矛盾,既體現在具體的事實上,更體現在對事件和人物的評價上。即使把編纂者組織起來,進行宏大的歷史研究,力圖完整還原歷史、真實反映歷史,但仍規避不掉按組織者的意圖去編纂歷史的可能,也避免不了編纂者根據某種理念或為了達到某種目的裁剪歷史、編造歷史的可能。有種觀點明確認為,歷史是后人對過去有意識、有選擇的記錄。言下之意,人們看到的只是經過主觀選擇的歷史,是以史學家的主觀意識為基礎、滲透著編寫者意志的歷史,是意識的產物而非客觀的歷史過程。

  英國知名經濟學家、政治哲學家哈耶克,在20世紀50年代初明確提出:“人們對歷史事件的看法卻并非取決于客觀事實本身,而取決于他們所能接觸到的關于歷史的記錄和解釋?!彼J為,這些記錄和解釋受到各種因素的影響和制約,特別是受到政治觀、價值觀的影響和制約,其真實性、可靠性令人懷疑。哈耶克指出:“我們當前的政治觀點,不可避免地會影響、左右我們對歷史的解釋”,“在政治性理想或政治思想中,恐怕沒有幾個不涉及對整個歷史進程之看法的;而歷史記載,恐怕也沒有幾個不是被用為某些政治目標之象征的。然而,在當前指引我們的歷史信念,未必總是合乎歷史事實;有時,歷史信念與其說是政治信念的后果,不如說是政治信念的前因?!薄懊鎸σ粋€時期的歷史或一系列歷史事件,如果沒有關于社會過程的復雜關系的種種理論,如果沒有一定的價值觀,能否寫出這段歷史,實在是大可懷疑?!睔v史編纂“是一門具有強烈藝術色彩的科學;如果試圖編纂歷史的學者沒有明確意識到,他的任務就是按照一定的價值觀對歷史進行解釋,那么,他即使獲得了成功,也只能是自欺欺人,成為他沒有明確意識到的偏見的犧牲品”??傊?,在哈耶克看來,歷史是按照主觀的政治原則和價值觀念,依據一定的事實或材料編造出來的,主觀因素對歷史編纂存在巨大影響。

  英國哲學家卡爾·波普爾,依據自然科學的實證方法,直接否定了客觀歷史規律的存在,否定了人們根據歷史規律科學預測未來的可能。他在1945年出版的成名作《開放社會及其敵人》中明確說:“我不相信歷史規律,特別不相信進步的規律之類的東西”?!跋M覀兛梢栽谀骋惶彀l現社會運動的規律,好像牛頓發現物體運動規律一樣,不過是這些誤解的結果。因為根本不存在與物體運動相類似的社會運動,所以不可能有那種規律?!彼€提出,既然歷史沒有規律可循,人們也就無從準確預測歷史的未來,“我們不能僅僅根據趨勢的存在做出科學的預測”。波普爾還質疑馬克思的唯物史觀依據社會規律預見社會發展趨勢的科學性,把20世紀共產主義運動的興起歸咎于馬克思的錯誤預言。

  否定歷史過程存在客觀規律,夸大主觀因素對歷史編纂的影響,質疑歷史研究的科學性,這類觀點和言論在西方學術界長期存在。近代以后,除哈耶克、波普爾外,狄爾泰、文德爾班、李凱爾特、克羅齊、科林武德、胡克等西方分析的或批判的歷史哲學家們,都從各自立場出發否認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特別是當這些人的思想被賦予特定的政治使命,成為敵視社會主義的勢力用來瓦解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時,其沖擊力和破壞力更是與日俱增。這也是哈耶克、波普爾等人的思想備受西方青睞推崇,并被竭力向社會主義國家傾銷滲透的重要原因。20世紀80年代,哈耶克在英國財團資助下,利用蒙特普列基金會,積極參與西方對蘇聯的思想滲透,重點資助了一批蘇聯學者到西方進修,其中就包括蓋達爾、丘拜斯。在哈耶克和蒙特普列基金會的影響下,蓋達爾、丘拜斯極力在蘇聯和俄羅斯傳播西方的歷史觀、政治觀,推行以新自由主義為理論基礎的“休克療法”,最終導致蘇聯解體和俄羅斯經濟的崩潰。

  哈耶克、波普爾否定歷史真實性、否定歷史客觀性的言論,被西方社會和社會主義國家的反共反社會主義勢力,用作否定馬克思主義、攻擊社會主義制度、歪曲社會主義歷史的思想武器。美國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布熱津斯基,為論證共產主義學說只不過是“一個猶太血統的德國移民知識分子在大英博物館公共閱覽室中苦思冥想出來的”,“把徹頭徹尾的理性強加于社會生活”的“大簡化理論”,是對歷史作了“根本錯誤的判斷”的“烏托邦式的社會工程”,是根本無法實現的“一場悲劇”,他提出的第一條論據就是社會歷史發展本來就沒有什么規律可言,以此說明依據人類歷史發展規律得出的共產主義社會必將實現的學說是荒謬的。他認為,人類社會的發展根本不可預言,“多數社會變革具有偶然、模糊的性質,而且常常是自發的”,“歷史的演進”本來就是“一個自發的、偶然的過程”。

  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這些瓦解蘇共和蘇聯的“掘墓人”,其世界觀和政治立場與布熱津斯基如出一轍。戈爾巴喬夫在就任蘇共中央總書記期間,以“公開性”“民主化”“人道主義”等旗號為幌子,根本否定馬克思列寧主義在蘇共和蘇聯的指導地位。他在蘇聯解體后斷言:“共產主義是一種空想社會改良說……是一種幾乎不可能實現的口號”,“俄國的悲劇”就在于“卡爾·馬克思的晚年時代已經死去的思想,卻在20世紀初的俄羅斯被選擇”,他為能在改革年代里“把共產主義的影響所造成的許多惡果從人們的思想意識中清除掉而感到非常的榮幸”。雅科夫列夫則惡毒地攻擊十月革命是一場“超恐怖的革命”,是“俄羅斯一千年歷史上最悲慘的事件”,是“魔鬼之歌的序曲”。他還認為十月革命不是歷史的必然,而是“少數暴徒發動的政變”,是“布爾什維主義專制踐踏了通向民主的運動”,認為蘇聯近70年的社會主義道路是“歷史的迷誤”,俄國由此駛入“離開人類文明正道”的“死胡同”,“在血和淚的海上航行”。他還聲稱,“歷史預測往往是不可靠的”,馬克思主義是“既定的救世主說”,“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共產主義”是“烏托邦”,“實質上,馬克思據以建立其‘科學社會主義’世界觀大廈的全部具體經濟結論中沒有一個是在實踐中得到了證實”。

  原蘇聯莫斯科國家歷史檔案學院院長、歷史學家尤里·阿法納西耶夫,是戈爾巴喬夫時期著名的所謂自由派代表人物,他全面否定蘇共和蘇聯的歷史與成就,批評蘇聯的歷史學家屈從“斯大林主義”淪為蘇共“宣傳的奴仆”,蘇聯歷史學家參與編寫的《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充滿謊言和欺騙,掩蓋了歷史真理和歷史真相。他提出,“為了使歷史變成科學,尤其應當一勞永逸地摒棄對待我們本國歷史的《簡明教程》模式”,“擺脫我們教條化的歷史唯物主義的必要性問題”,因為“這種主義把十月革命后的整個道路設想成由臆想的、事先規定的‘規律’所支配的直線過程”。蘇聯國家人民教育委員會主席亞戈金提出,蘇聯學校的教科書是不適用的,“譬如,在9年級用蘇聯歷史教科書中,竟找不到一頁不是胡編亂造的。整本教科書都是教師們不得不向少年的頭腦中灌輸的謊言。高等學校的教科書,特別是蘇聯歷史和蘇共歷史教科書也同樣如此。近數十年來,我們在觀念上幾乎沒有超出斯大林的《簡明教程》?!碑敃r,批評蘇聯歷史教科書存在公式主義、教條主義、形式主義等問題的言論成為時尚,重寫歷史教科書的呼聲一浪高過一浪。1988年6月,《消息報》指責蘇聯中學歷史教材,充滿“一代代流傳下來的謊言”,要求重新編寫一本“誠實的”教材。此言論導致蘇聯中小學的歷史教學無法進行,蘇聯教育部門不得不取消當年歷史課程的考試。

  歷史虛無主義對蘇聯的沖擊和危害遠不止歷史領域和歷史教科書。在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等人的授意、支持和慫恿下,境內外各種反蘇反共勢力,以“公開性”等旗號為掩護,緊盯蘇聯歷史上的消極現象不放,掀起一股虛無蘇共和蘇聯歷史的思潮。這股思潮以否定列寧、斯大林等蘇共領袖為突破口,全面否定蘇共和蘇聯的歷史,瓦解蘇共的意識形態,擾亂蘇聯人民的思想,成為蘇聯亡黨亡國的精神毒劑。習近平深刻指出:“蘇聯為什么解體?蘇共為什么垮臺?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蘇聯歷史、蘇共歷史,否定列寧,否定斯大林,搞歷史虛無主義,思想搞亂了,各級黨組織幾乎沒作用了,軍隊都不在黨的領導之下了。最后,蘇聯共產黨偌大一個黨就作鳥獸散了,蘇聯偌大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就分崩離析了。這是前車之鑒??!”

  02 運用馬克思主義批判歷史虛無主義的理論本質

  從唯物史觀的立場和方法來看,哈耶克、波普爾等人的歷史觀是唯心主義的,所運用的方法也是片面的、機械的、形而上學的,對馬克思主義的攻擊與污蔑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第一,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類社會是從自然界中進化分化出來的,是自然界的一個組成部分。自然界有其演進的規律,人類社會也有其演進的規律。自然界、人類社會包括整個宇宙是一個統一的、密不可分的有機整體。宇宙的萬事萬物既有各自演進的特殊規律,也有彼此聯系、相互影響的一般規律。這是由矛盾的特殊性和普遍性規律所決定的。把人類社會同自然界割裂開,甚至對立起來,否定社會運動與物體運動一樣都存在客觀性,否定人類歷史發展的規律性,這是典型的歷史唯心主義觀點,歷來受到馬克思主義的批判。

  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科學闡釋了人類社會發展的客觀性和歷史演進的規律性。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明確指出:“歷史本身是自然史的即自然界生成為人這一過程的一個現實部分。自然科學往后將包括關于人的科學,正像關于人的科學包括自然科學一樣:這將是一門科學?!痹凇顿Y本論》第一卷1867年第一版序言中,馬克思進一步指出:一個社會內部有其“本身運動的自然規律”,資本主義生產的自然規律是“以鐵的必然性發生作用并且正在實現的趨勢”。恩格斯也明確主張:“歷史的進化像自然的進化一樣,有其內在規律?!彼叨仍u價唯物主義歷史觀“把歷史看作人類的發展過程,而它的任務就在于發現這個過程的運動規律”,“正像達爾文發現有機界的發展規律一樣,馬克思發現了人類歷史的發展規律”。馬克思主義揭示的人類社會和歷史發展規律,就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在著作中反復闡明、后被馬克思主義繼承者加以堅持和發展的基本原理: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的辯證運動,是推動人類社會和歷史發展的根本動力;人類社會在經歷了原始社會、奴隸社會、封建社會和資本主義社會之后,逐漸向更先進更高級的社會形態過渡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趨勢;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人類最終進入共產主義,是社會歷史發展的根本規律和必然道路。

  唯物史觀的創立對社會歷史研究具有重大意義,它一方面明確指出社會歷史過程同樣具有自然歷史過程的客觀規律性,因此包括歷史科學在內的哲學社會科學都具有客觀性內容,其任務是揭示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基本規律,把握歷史大勢,順應時代潮流,增強人類實踐和社會變革的主動性、預見性、創造性,這就把人類對歷史的認識奠定在唯物主義基礎上,與形形色色的唯心主義劃清了界限;另一方面克服了先前思想家關于社會歷史發展規律學說的機械論、形而上學等缺陷,實現了人類思想史、認識史上的一次偉大變革。

  第二,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類社會歷史發展雖然具有同自然界一樣的客觀規律性,但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規律卻有著不同于自然歷史發展規律的實現方式,并體現出自己的特殊性。自然規律一般靠盲目的無意識的力量在起推動作用,而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則通過有一定目的和意圖的人的有意識的活動來實現。社會歷史發展每一階段上的人們的需要、利益總是有差異的,彼此存在著一定的矛盾、沖突,因此人們的實踐活動目的以及由此決定的努力方向是不一致的,社會歷史發展就是在存在著差異和矛盾的無數個人實踐活動形成的合力所呈現的趨勢中前進。表面上看,歷史發展是由無數個人或群體發生的偶然事件組成的,是不自覺地起著作用的力量的產物,同沒有意識的自然界中占統治地位的狀況完全相似,仿佛雜亂無序、混沌一片、無法把握,但這種偶然性、不自主性的內部是由隱蔽著的規律支配的,必然性規定著偶然性并通過偶然性表現出來。

  恩格斯在1886年寫成的《路德維?!べM爾巴哈和德國古典哲學的終結》中系統闡釋了這一重要思想。他說:“社會發展史卻有一點是和自然發展史根本不相同的。在自然界中(如果我們把人對自然界的反作用撇開不談)全是沒有意識的、盲目的動力,這些動力彼此發生作用,而一般規律就表現在這些動力的相互作用中?!喾?,在社會歷史領域內進行活動的,是具有意識的、經過思慮或憑激情行動的、追求某種目的的人;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是沒有自覺的意圖,沒有預期的目的的。但是,不管這個差別對歷史研究,尤其是對各個時代和各個事變的歷史研究如何重要,它絲毫不能改變這樣一個事實:歷史進程是受內在的一般規律支配的?!倍鞲袼惯M一步指出,由于單個人的愿望和行動之間存在沖突,人們的預期與實際產生的結果之間存在沖突,給人以歷史事件仿佛是由偶然性支配著的假象,實際上“這種偶然性始終是受內部的隱蔽著的規律支配的,而問題只是在于發現這些規律”。在1890年9月21—22日致約·布洛赫的信中,恩格斯闡釋了歷史是由各種方向不同的社會力量融成的合力的結果這一重大論斷:“歷史是這樣創造的:最終的結果總是從許多單個的意志的相互沖突中產生出來的……無數互相交錯的力量……產生出一個合力,即歷史結果……每個意志都對合力有所貢獻?!比祟惿鐣v史主體活動的有意識性和有目的性,也決定了社會歷史規律不是自發實現的,不是單一的直線式運動,而是充滿變化和曲折。因為,社會歷史規律通過人的實踐才能實現,而在存在階級對抗的社會里,對立階級之間的利益沖突表現為階級斗爭,社會歷史發展規律必然通過階級斗爭來實現。在階級斗爭中,由于各種客觀的主觀的因素,階級力量對比會發生這樣或那樣的變化,這就決定了社會歷史發展規律的實現過程不是筆直的,它必然會經歷曲折。無論是資本主義取代封建主義,還是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都體現出了這一規律和特點。

  上文提到的波普爾雖然看到了歷史現象的偶然性、多變性、不確定性,人類活動的目的性、個體性、差異性,但他因此而否定人類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性,把社會歷史發展規律與自然歷史發展規律混為一談,完全按照認識自然規律的方式去認識、檢驗社會歷史發展規律,要求用“歷史發展重復一模一樣的事情”來證明社會歷史過程存在客觀規律,進而否定根據社會歷史規律預見社會歷史發展趨勢的可能性、科學性,這是歷史唯心主義和形而上學的一個典型表現。毫無疑問,由于人類社會歷史發展規律及其實現方式的特殊性,使得人類社會歷史發展呈現為復雜的、不可重復的、不能完全預見的歷史進程,歷史研究因此而無法做到像自然科學那樣精確地描述規律、精準地預見事物發展,而只能對社會歷史發展作總體的一般的近似的預測。但這種看似不夠精確、無法詳盡的預測卻是歷史預見的顯著特征,是歷史規律發生作用的具體體現,已被大量的歷史事實所證明。比如《共產黨宣言》揭示了無產階級革命的一般規律,即先進的無產階級在其政黨的正確領導下,通過暴力革命推翻資產階級統治,建立無產階級的國家政權。雖然《宣言》無法準確預見這一社會歷史發展規律何時何地以怎樣的方式呈現,但這一社會發展規律仍然頑強地貫穿并規定了人類歷史長河的走向與態勢。俄國十月革命首次使這一社會規律得到驗證和實現,中國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以及其他國家無產階級革命的勝利,再次證明了這一社會規律的科學性、普遍性。歷史的腳步永不停歇,歷史發展的鐵律也永不過時。

  總之,歷史發展的偶然性、不確定性,人類活動的目的性、主觀性,并不排斥和否定人類歷史發展和社會活動的必然性、規律性、可預見性。偶然性與必然性相統一,合目的性與合規律性相統一,是人類社會發展史區別于自然發展史的一個顯著特征。

  第三,馬克思主義認為,從歸根結底的意義上講,社會歷史發展規律不僅不以人的意志和愿望為轉移,反而決定人們的意志和愿望。正如恩格斯所說:“從馬克思的觀點看,迄今為止的整個歷史,就重大事件來說,都是不知不覺地完成的,就是說,這些事件及其所引起的后果都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要么歷史事件的參與者所希望的完全不是已成之事,要么這已成之事又引起完全不同的未預見到的后果?!钡祟愒谏鐣v史規律面前,并非完全被動、盲目、無能為力、無所作為,從而成為規律的奴隸。如同人類可以認識利用自然規律造福自己一樣,人類也可以認識利用社會發展規律造福自身,實現從必然王國到自由王國的飛躍。

  馬克思在談到《資本論》的最終目的是揭示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運動規律時說:即使探索到了這一運動的自然規律,它還是既不能跳過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發展階段,“但是它能縮短和減輕分娩的痛苦”。這清楚地說明,人們認識規律的目的是依靠并利用規律改造世界,但能否做到這樣,取決于人的主觀能動性,取決于人民創造歷史的主動性。恩格斯說:“社會力量完全像自然力一樣,在我們還沒有認識和考慮到它們的時候,起著盲目的、強制的和破壞的作用。但是,一旦我們認識了它們,理解了它們的活動、方向和作用,那么,要使它們越來越服從我們的意志并利用它們來達到我們的目的,就完全取決于我們了。這一點特別適用于今天的強大的生產力。只要我們固執地拒絕理解這種生產力的本性和性質(而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及其辯護士正是抗拒這種理解的),它就總是像上面所詳細敘述的那樣,起違反我們、反對我們的作用,把我們置于它的統治之下。但是,它的本性一旦被理解,它就會在聯合起來的生產者手中從魔鬼似的統治者變成順從的奴仆。這里的區別正像雷電中的電的破壞力同電報機和弧光燈的被馴服的電之間的區別一樣,正像火災同供人使用的火之間的區別一樣?!?/p>

  恩格斯的上述論述,深刻闡明了社會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性與人類實踐活動的自覺能動性之間的辯證統一關系。雖然社會歷史發展過程同自然歷史發展過程一樣具有客觀規律性,但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性并不排斥、否定人類作為社會歷史“劇作者”的主體性、能動性、選擇性。當人們認識了社會歷史發展規律,主動順應社會歷史發展的需要,努力使自己的行動與社會歷史發展的趨勢相一致,就能夠使自己的實踐和努力取得成功,推動社會向前發展;反之,當人們不能正確認識社會歷史發展規律,不能使自己的行動符合社會發展需要,與歷史和時代前進的潮流相背離,就會使行動和努力歸于失敗,擾亂社會前進的步伐。人類有意識有目的的活動對人類社會歷史發展能動的反作用,雖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總趨勢,但能夠在較大程度上影響人類社會歷史發展的進程。歷史唯物主義決定論與歷史唯心主義宿命論有著本質區別。

  第四,馬克思主義認為,歷史觀同價值觀、政治觀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但價值觀、政治觀改變不了社會發展和歷史進程的客觀性。歷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可以隨后人任意評說。毫無疑問,歷史是由人記錄和書寫的,歷史研究是人的主觀活動,不可避免帶有研究者的主觀色彩,但這是哲學社會科學研究的共性特點(即便是自然科學研究也不能完全避免人的主觀性,比如科學假想、錯誤觀點或理論等)。從這個意義上說,純客觀的歷史研究或價值中立的歷史研究是不存在的。但這絕不意味著歷史是后人對過去有意識、有選擇的記錄,絕不意味著人們可以根據需要隨意裁剪歷史、歪曲歷史、戲說歷史。歷史研究同人類的其他認識活動一樣,本質上是一個主觀符合客觀、認識符合實際的過程。當主觀的研究符合客觀的歷史,主觀的結論反映客觀的實際,這樣的歷史研究就能真實還原歷史面貌、反映歷史本真,形成的結論就是可信可靠的。

  03 汲取歷史虛無主義泛濫導致蘇聯亡黨亡國的歷史教訓

  蘇聯亡黨亡國的原因教訓十分復雜。歷史虛無主義泛濫導致蘇共理想信念喪失、組織紀律渙散、作風腐敗頹廢,從而喪失號召力、凝聚力、戰斗力,無疑是十分重要的原因和教訓。蘇聯的歷史虛無主義,一方面否定馬克思主義,否定列寧與十月革命,否定蘇聯的社會主義制度,否定蘇共和蘇聯的歷史功績,攻擊列寧、斯大林等領袖人物,詆毀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而另一方面,卻毫不掩飾地推崇頌揚馬克思主義所否定反對的一切,肯定和贊美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對資產階級宣揚的自由、民主、人權等價值觀頂禮膜拜。

  蘇聯的歷史虛無主義是從否定蘇共領袖開始的。歷史虛無主義者容易從斯大林身上找到突破口,抓住斯大林個人的錯誤不放,進行渲染擴大和歪曲否定。而斯大林代表著蘇聯黨和國家的一段重要歷史,全盤否定了斯大林也就否定了這一時期蘇共和蘇聯的成就。由此產生的嚴重危害是,割裂了蘇聯黨和國家歷史發展的邏輯,形成了一個難以彌合的歷史斷層,造成了為更進一步的否定打開缺口的“破窗效應”。事實也是如此:蘇共二十大后,蘇共黨內、蘇聯國內乃至國際范圍形成一股否定斯大林、懷疑社會主義道路的逆流,到了戈爾巴喬夫時期開始全面升級。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等歷史虛無主義的代表人物,不僅徹底否定斯大林和斯大林時期的社會主義成就,而且否定列寧和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否定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創立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

  歷史虛無主義泛濫造成的一個嚴重后果,是理想信念的動搖和喪失。在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等人帶頭歪曲抹黑蠱惑下,在蘇聯文學界、史學界、反共反蘇報刊媒體的推波助瀾下,蘇共執政的合法性、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先進性遭到全面批判,蘇共成了“犯了罪”的組織,蘇聯社會主義成為“失敗”的代名詞,蘇軍成為吸干國家財富和民眾血汗的“怪獸”,整個蘇共和蘇聯的歷史除了“罪惡”還是“罪惡”,蘇共的黨心、蘇聯的民心被徹底搞亂了。這就能夠解釋這樣一個歷史現象:當戈爾巴喬夫宣布解散蘇共、葉利欽等人公然解體蘇聯時,廣大蘇共黨員和蘇聯人民并沒有系統組織起來進行有效的抵抗,以捍衛自己的黨、自己的國家和自己的軍隊。習近平曾發出這樣的感慨:“蘇共擁有20萬黨員時奪取了政權,擁有200萬黨員時打敗了希特勒,而擁有近2000萬黨員時卻失去了政權。我說過,在那場動蕩中,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么人出來抗爭。什么原因?就是理想信念已經蕩然無存了?!泵珴蓶|曾深刻指出:“凡是要推翻一個政權,總要先造成輿論,總要先做意識形態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階級是這樣,反革命的階級也是這樣?!本硟韧夥刺K反共勢力大搞歷史虛無主義,其目的就是在蘇聯大造否定蘇共領導和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輿論,搞亂蘇聯共產黨和蘇聯人民的思想,動搖蘇共的執政地位,丑化蘇聯的社會主義制度,煽動群眾對蘇聯黨和政府的不滿,并趁亂奪權,乘機瓦解蘇共、解體蘇聯,進而復辟資本主義。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蘇共以及蘇聯人民喪失理想信念,喪失革命精神,喪失斗爭意志,淪為一盤散沙,最終慘遭失敗的命運。

  蘇聯亡黨亡國的歷史教訓有很多。從吸取歷史虛無主義教訓的角度看,第一,必須要正確分析、科學對待歷史上的問題和錯誤,包括領袖個人的問題和錯誤。歷史虛無主義之所以在蘇聯能夠泛濫起來,一個根本原因是蘇共始終沒有做到全面客觀地評價斯大林及其領導的蘇聯社會主義實踐,沒有充分肯定斯大林的歷史地位和歷史貢獻,沒有正確對待斯大林的錯誤和蘇聯社會主義實踐中的問題,為歷史虛無主義滋生蔓延提供了條件和土壤。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國共產黨善于總結歷史,善于從歷史中汲取營養,獲取前進的動力?;厥走^去,在中蘇論戰時期,中蘇兩黨圍繞如何評價斯大林以及蘇聯社會主義實踐產生了嚴重分歧,而這恰恰凸顯了毛澤東和中國共產黨人的深刻洞察和歷史遠見。如果說當時的人們尚不能完全看清錯誤對待斯大林及蘇聯社會主義所產生的嚴重后果,尚不能完全理解中國共產黨捍衛斯大林的歷史地位、肯定蘇聯社會主義成就所具有的深遠意義,那么在蘇共二十大35年后蘇聯發生亡黨亡國的悲劇,蘇聯解體30年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則為我們重新認識那段歷史,分清是非曲直,總結歷史虛無主義的巨大危害,提供了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教訓。孰是孰非,歷史和事實已然有了公斷。

  第二,必須始終堅持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堅定理想信念。馬克思主義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引領社會變革的指導思想和行動指南,共產黨人是靠理想信念而不是靠利益聚起來的。習近平曾深刻指出:“全黨理想信念堅定,黨就擁有無比強大力量;全黨理想信念淡薄,黨就會成為烏合之眾,風一吹就散?!睆奶K聯的教訓看,歷史虛無主義摧毀的主要目標是蘇聯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蘇聯末期,戈爾巴喬夫等領導人喪失理想信念,徹底放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指導地位,背叛科學社會主義原則和共產主義遠大理想,使廣大蘇共領導人和普通黨員迷失前進方向,使蘇共失去對人民的感召力、凝聚力、戰斗力,自毀長城、束手待斃,教訓極其深刻。

  第三,必須高度重視黨的意識形態工作,牢牢把握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意識形態工作貴在防微杜漸,防患于未然。一旦錯誤觀點、錯誤思潮形成氣候,對黨員干部和群眾產生不良影響,再來進行抵制和消除是很困難的,承受的代價往往也是高昂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蘇共在戈爾巴喬夫時期徹底喪失理想信念,完全放棄黨對意識形態工作領導權,與蘇共歷史上特別是赫魯曉夫時期放松意識形態工作,錯誤對待理想信念教育有著直接關系。戈爾巴喬夫、雅科夫列夫、謝瓦爾德納澤等蘇共領導人自掘墳墓的“六十年代人”現象,充分說明了意識形態工作具有極端重要性,需要持之以恒地常抓不懈。

  第四,必須堅決抵制西方意識形態滲透戰略,筑牢思想防線,維護國家的意識形態安全。長期以來,西方國家利用與蘇聯的接觸,運用政治、經濟、文化、外交等手段,宣揚資產階級價值觀和資本主義制度優越性,否定馬克思列寧主義,否定斯大林時期的社會主義實踐,歪曲蘇聯社會主義制度,在蘇聯社會內部煽風點火,制造混亂。西方的意識形態滲透也在蘇聯亡黨亡國進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作者汪亭友,系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吳深林,系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博士研究生)

責任編輯: 賈玉韜
0300200401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1518343
青青国产免费线在线观看